大神屋 > 軍事小說 > 唐庭 > 第二百六十九章 留白

    秦懷道和蕭庭的關係與裴行儉不太相同,想問題的立場和角度也不太一樣,他看看蕭庭,笑道:「莫非蕭蘭陵是想挖我的牆角?話可說在前頭,裴聞喜那裡我管不著,可我這個軍府卻是萬萬不成的,你也曉得,我在軍里的資歷比你強不了多少,一下子挖走四個,那可是要我的命了。愛字閣 m.aizige.comn∈,」

    「翼公你休要小氣,你秦家在軍中一呼百應的,就是給修齊幾個幫手又怎麼樣。」裴行儉道。

    蕭庭卻是哈哈一笑,指著秦懷道道:「翼公爺是個直爽人,既然開了口,我本有這個心思,也不得不打消了。既然如此,兩邊的人我都不要,不光不要,來我這裡幫忙的,外加一份補貼,錢的事還是他們做主說的算。」

    「若論財大氣粗,咱們這些年輕的當中,恐怕你蕭蘭陵當屬第一。」秦懷道倒也不客氣:「那就多謝了,你修齊有錢,幫我籠絡籠絡人心,哈哈。」

    蕭庭倒是不怎麼擔心控制力的問題,說到底,從權利職位上來說,從他們兩那裡調來的校尉,畢竟是臨時的,早晚要走人,自己這個都尉才是軍府正兒八經的軍事主官,就連那幾個臨時調來訓練的校尉,來到軍府也要聽自己的;從經濟上看,雖然給了那幾個校尉分配獎金的權力,但這筆獎金,畢竟是蕭家出的,蕭庭才是真正的金主,沒有他。那幾個校尉有天大本事也拿不住錢來,所以無論如何,對於軍府的控制力。並不會因為把獎金的分配權讓出去而削弱。

    之所以讓出分配權,一方面給那幾個校尉權威,逼迫著如今軍府里自己手下的八個校尉主動積極參加訓練,而不是像原來那樣,把幫助他們訓練的校尉們當佛像供起來,陽奉陰違。另一方面,蕭庭還有個連裴行儉和秦懷道都未必猜得到的小心思。朝廷現在的局面擺明了是培養年輕一代,他們三個,外加那個一向神神秘秘很少露面的第一高手李德謇。就是李治在長安附近的四個重點培養對象,將來無論是打仗還是政務,都難免要打交道,給他們手下權力和好處。就是給他們好處。裴行儉這邊不算,最多也就是繼續加深感情,對於秦懷道,則是存了個有意結交的意思了。秦懷道和蕭家的關係一直不遠不近,有時候和熊二比比武,還幫著逮過人,可以算是可結交的對象。

    將來要是真有一天上了戰場,說不定還要指望他們幫忙。也許那幾個現在過來訓練的校尉,將來就能帶兵來救自己一條小命。

    無非就是多花點錢。錢這玩意到了一定數量就是個數字而已,放在庫里只能等著生鏽,甚至招禍。商人要錢生錢,蕭庭要錢變成交情,變成一定程度的忠心,變成戰鬥力,變成一張關係網。

    說到底,從蘭陵莊子上的幾個作坊最近半年的報表來看,家裡的經濟健康穩定的發展,啤酒已經其他幾種當世常見的酒類一起,在市場上占據了一席之地,屬於高端酒類;由於有之前的軍定,龍虎丹名聲大噪,在關內有了龐大的群眾基礎;洛神丹在利潤最大,主要面向貴族和送禮,不過在長安集中,銷售的也極好,不少長安城東市西市裡的外國商客,都有訂購的傾向,正在通過慕一寬想和蕭庭連續。

    「你現在是商會的會長,蕭家的買賣,其實對外也是你管著。」蕭庭對慕一寬說:「一事不煩二主,依舊是老樣子,買賣是我的,但這些具體經營的事情,由你去談。洛神丹這玩意就是奢侈品,在大唐內部,賣多了對國家沒什麼好處,白白消耗國力民力而已,依我看,就控制在現在的規模就成。下一步,倒是可以借著這個勢頭,打開附近幾國的市場,反正那些吐蕃突厥高句麗的貴族們,錢多的狠。」

    「我曉得爵爺的意思了。」慕一寬點點頭,然後又匯報了一下畜牧公司的事情。和蕭庭最初的預計幾乎一模一樣,當長安城附近的絕大多數散養戶都願意加入

相關:我的英雄熟練度無上限 駙馬裹緊了他的小馬甲 媽媽殤 雙世妃燕之邪王獨寵 快穿之我被迫成為心愿大使 
語言選擇